第232章:斗医

假神医安慰他道:“范大少别急,接下来由他问我,放心,输不了。”

范星文好想冲他骂道:本大少赌了一个亿啊,能不担心。

他的急燥和许全荣的安静比起来,真是一个天一下地。

范星文压制着内心的紧张,乖乖坐好。

告戒自己,一个亿而已,又不是拿不出来,担心什么。

这次轮到刘灿出题,他说道:“我也出一个简单的,五脏气败之象,和气盛之象为什么?”

范星文手猛的握紧,刚才他的不救神医问的问题,他都知晓,这刘灿问的什么,听都听不懂。

他看向许全荣,正好对方也看向自己,那镇定的样子,微扬的嘴角,无不在讽制自己。

范星文别开眼,压制内心暴燥,告诉自己,相信神医相信神医。

刘威更倾向于小许带来的刘医,虽然对方看着年轻,但是他身上所展露出来的自信,却是老神医身上没有的。

假神医松了一口气,幸好幸好,刚才自己之所以问五脏六腑,就是自己对这个最清楚。

一开始说出一个简单的,就是希望对方也出一个简单的题,不至于让他答不上来,而下不了台。

假神医自信无比,背着手来回的渡步着,学着七步成诗的曹植,摇头晃脑道:“五脏气败之象,肝对应青色,气败如死草,气盛则像翠鸟的羽毛,青绿有光泽!”

“心对应红色,气败如凝血,气盛则像鸡冠,红而润泽!”

“脾对应黄色,气败如枳实,气盛则像螃蟹的腹壳,黄而明润!”

“肺对应白色,气败如枯骨,气盛则像猪油,白而有光泽!”

“肾对应黑色,气败如煤烟,气盛则像乌鸦的羽毛,黑而透亮!”

假神医自信的样子,都让大家望向刘灿,等待着他的审判结果。

“啪啪……”刘灿鼓掌,“不错不错,很好,回答的非常棒!”

假神医神气十足,下巴微抬,一幅尔等凡夫俗子,怎知晓我天神的规格。

范星文重重的松了一口气,整个人都松泄下来。

刘威的表情虽然也微松下来,但还是对刘灿抱以希望,潜意识就希望刘灿赢。

许全荣是全场最轻松的一个人,阿灿刚才不是说了吗,你出一个简单的,那我也就出一个简单的,前盘都是大盘菜,后面才是讲究火候的真正较量。

第一局,平手。

假神医出第二题:“何为心肾不交?”

刘灿看了眼假神医,就他前面的话,和后面的问题,假神医好似只对五脏六腑比较通透。

虽然说起来,头头是道,但仔细一分析,就会发现,其实他只会死记硬背,生搬硬套。

而且,第一个问题,他说的是出个简单的。

可是出第二个问题时,他却咽了咽口水,背在身后的手,也握紧了。

他紧张了!他只会背五脏六腑的一切,如此,他不会给五脏六腑开药方……或者是说,他根本就背不全药方单子?

刘灿想到这里,微眯着眼,他已知晓等下要出什么题。

第一题打成平手,第二题再打成平手,那不是在侮辱他,而是在侮辱小许,说他带来的不是神医。

想到这里,刘灿说道:“心属火,藏神,肾属火,藏精。

肾中真阳上升,能温养心火。”

“心火能制肾水泛滥而助真阳。”

“肾水又能制心火,使不致过亢而益心阴。”

“正常情况下,心火与坚水相辅相成,以维持正常的生理活动。”

“如果肾阴不足或心火扰动,两者失去协调关系,则被称为心肾不交!”

侃侃而谈的刘灿,让许全荣拍手叫好,让假神医有点慌乱了。

他本来是看不起刘灿的,再加上由自己出题,拿自己的强项去制裁对方的弱项,自己岂不是稳妥的赢定了。

可哪想到,两个问题下来,就让他感觉到,对方至少比自己强。

后背已被打湿,额头上的汗水,也湛透出来。

轮到刘灿出题,他说道:“刚才都是死记硬背的,现在咱们出个灵活的。”

“那么现在我问你,我要补心汤,可我又不要大补心汤,却又想要在里面放入赤小豆。

现在,我刚才问的那个主治什么,药方又是什么?”

假医生整个人都傻眼了,他最害怕的是什么,就是这个。

当初他认药材时,整个人都疯了,认了后面的忘了前面的,并且还经常把药草认混。

曾经有一次就把相像的药草拿错了,幸好被师父发现,才没造成人命。

有时,往往相同的药草,药性却截然相反,那可是会要人命的。

看到假神医沉默,范星文焦急了,忍不住喊:“神医,你怎么不回答,快回答。”

刘威笑了,他就知道这个是假的,一看假神医那盯在他家的家具上,不停转动的眼珠子,就知道他目的不纯。

神医在乎的是治病救人,哪会在乎那些俗物。

许全荣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着。

哼!敢冒充阿灿的名头乱来,先把你脸打肿去,再让你看看,什么叫做真正的神医。

“怎么了,神医,难不成你只会背五脏论,却不会背药方?”

刘灿轻笑,“我可以给你个提示哦!”

假神医冷汗直冒,却强词夺理:“咱们所说的是五脏六腑,你说这个药方做什么?”

“难不成神医给病人看病,不开药方?”

刘灿故作惊叹道,“那就太牛了,光用嘴巴说说,就能活死人肉白骨,太强大了,佩服佩服!”

假神医早已想好了说词,听到刘灿如此的话语,脱口而出:“我一般都是用针炙,那样快时间也短,病人也少受罪。”

“巧了,我最擅长的也是针炙。”

刘灿手在腰上一摸,一枚银针在手。

看着冒冷光的银针,假神医冷汗涔涔:“哼,那我就来考考你……”“哎,慢着,我的问题,请神医先回答,过后才轮到你来提问。”

刘灿打断他的话,满脸笑容。

可这咄咄逼人的笑容,落在假神医眼里,犹如来自地狱的厉煞,让他毛骨耸然,后背发凉,口舌发干,双腿发软。

心想:“这小子不会真得是不救神医吧?

怎么这么厉害!”
本章已完成! 请记住【美女的贴身神医刘灿王梓莹】最新更新章节〖第232章:斗医〗地址http://m.963k.com/168/168158/233.html